小城故事

關於部落格
生命中的故事,瞬間停格
  • 1002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Happy New Year

新年過後,V已經跟我說了好幾次「Happy New Year」了,只是語氣當中同情的意味很重。
我的聖誕假期其實過得很好。在公公家盡了足夠的媳婦義務以後,就跟以柔先回家,V留著繼續陪爸爸。回家後,家裡收拾妥當,旅行中穿髒的衣服洗乾淨,姊姊就坐火車來找我們,去車站的接送過程都讓正在學開車的以柔服務。下午我把green chili拿出來煮green chili stew,家中瀰漫著辛香的氣味,站在廚台前,跟姊姊邊喝我自己泡製的雞尾酒邊聊天,十分享受。姊妹倆隨口聊天都是話題,輕鬆又自在。
 
姐姐走了以後,我偷懶繼續請假,又著實地放了四天假,直到新年過後的星期二才回去上班。這幾天在家的時間,一改平常忙碌的習慣,每天吃飽睡足,心情輕鬆,等回去上班那一天,真有新年新氣象之感。
 
沒想到上班還不到一個鐘頭,組裡一位同事告知他另有高就,一星期以內就需要離職。這位同事能力很強,個性溫和,許多人都喜歡與他共事,他乍然離去,讓許多人不捨。我除了得安排他走後留下的工作有人接替,也需要安撫人心,還馬上約餐廳、買卡片,讓大家有機會在卡片上祝他一切順利,並在出外午餐當中再敘一次。
 
上班第一天應付這突如其來的消息,好像火車迎面駛來一樣的撞擊力,人情要顧、公事也得辦,之前假期休息培養的養精蓄銳之感一掃而空。我回家跟V說:「上班才第一天,但是感覺好像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。」
 
V神開雙臂擁抱我,說:「Happy New Year!」真的,這個新年迎來的很有氣勢呢。
 
但是我知道任務不是送完這位同事就結束了。稍早我已被通知,公司在新年後第三個禮拜即將小規模裁員,我的組上有一位同事會受影響。如何告知,並且處理他離職的後續工作,都落在我的身上。
 
這段時間,明明知道員工即將離職,卻得嚴守秘密,自然以對,是最大的負擔。另外,也要很婉轉地探聽他的工作進度,以保未來工作轉移能夠順利。我向來是直來直往的人,忽然要戴上不同的面具,很不習慣,但因為是工作需要,也只能盡量保持專業的態度。
 
裁員的前一個禮拜,收到許多信件,教導直屬主管如何約談告知被解雇的員工,然後用何種方式通知其他的所有同事,對可能的反應該如何安撫等等,都詳細說明。因為是全公司的統一行動,每一個環節都得顧慮到,不能馬虎。我和人事室的主任演練裁員當天每個環節,心不覺就緊縮。裁員是星期三一早,我從星期天晚上就睡不好,輾轉難眠時只能起床到樓下客廳唸小說,讓心事轉移,身心俱疲後才能再回去睡。有次我夢到裁員的會議,夢中心跳加快遂醒來,只好又再次下樓消磨無眠的時間。
 
我跟同事的會議是早上八點,但我還是決定六點照常去運動,反正睡不好,還不如早點起床讓有氧運動消耗一點焦慮。不過我提早離開,才能在公司盥浴後早早準備遣散會議。
 
八點之後發生的事,就像電影中快轉一樣,在強自鎮定的穩定語調中傳達公司要我們講的話,觀察同事的反應,斟酌下一句話。還好有身經百戰的人事主任幫忙,不覺那麼孤單。被解職的同事非常鎮定,收了遣散包後還跟我們道謝。在會議當中我抽身去他的辦公室拿隨身物品,然後送他出公司,最後還握手祝他好運。
 
目送同事開車離開,我和人事主任慢慢從公司外圍踱步回辦公室。我不禁深深嘆一口氣,為了準備這個會議,擔了好幾個禮拜的心,然而真正的過程不到半個鐘頭,反而是最單純的部分。幾位被解職的同事都被告知離開之後,全公司的主管馬上召集所有員工,宣布這次裁員的經過和遠景,並當場回答問題。回辦公室後,我也馬上寫信給自己這組的員工,然後再慢慢地單獨去找他們聊。除了傾聽他們的疑慮,並幫助他們理解裁員的原因。安慰的同時,也讓他們了解情形並沒有那麼糟糕,未來仍充滿機會,只要我們願意努力。
 
V是一直知道內情的,這段緊繃的時間,他總是在下班後適時遞來一杯紅酒,或是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。背後(這是我事後才知道的)也偷偷跟以柔說,媽媽近來工作上有很多壓力,要多體貼點(或是她無故發脾氣,不要回嘴)。
 
這段時間剛好美國總統即將就職。就職典禮第二天全美有Women's March的遊行抗議活動,我頗為心動。在越戰抗議遊行當中長大的V十分支持,但是新世代的以柔很不以為然,她說這是酸葡萄的心態,如果Hillary當選,是不是Trump的人也都去遊行抗議呢?並且,她看不出遊行會有任何實際影響政局的結果。我為此跟她在晚餐中大吵,我說反正星期六早上她也沒事,我只是要她出去多接觸一點不同的事,看這些抗爭的人訴說的是什麼。她自己有主控權,如果參加遊行之後,還是不同意,也是可以的。我只希望她在這個年紀能鑽出被保護的泡泡,看看世界到底如何。
 
我大聲嚷:「除非你生病發燒,病到沒辦法去遊行,否則你就跟我去!」
 
結果第二天以柔還真的就生病發燒了...
 
星期五當天是總統就職典禮。轉移政權的這段時間,新總統的表現只讓我原先的疑慮更加深,聽了他膚淺短視的就職演說,深深感覺我得做點什麼。我心想,以柔生病不能去,那就請V陪我去Women's March吧。因為怕停車困難,我提議坐公車去,沒想到V支支吾吾地,原來他的腳最近不知為何會痛,影響到髖關節,需要休息。遊行過程得站很久,我一聽就知道他不應該勉強去。前幾天跟我爭吵說不要去遊行的以柔,倒是變得很體貼,雖然還在發燒,但是她說如果第二天早上退燒了,還是可以陪我去。我看著她通紅的臉,知道生病的人最需要休息,強把她拉去只會讓病更嚴重,因此婉拒她的心意。
 
這一個禮拜遣散員工讓我的心情鬱卒,深深需要一個發洩的管道。雖然父女倆都不能去,我卻不願因此退卻,當下決定自己坐公車去參加遊行。
 
下了一個禮拜的雨,這天早晨卻放晴,我背著背包,穿上防雨的夾克,獨步走去公車站,那裏已經有許多女人以及他們的家人共同等車。她們戴著自己織的粉紅色帽子,大家都神采奕奕,經過的車子也鳴喇叭為我們加油。上了公車,我想起同事們也有許多要去,用手機跟他們聯絡上,到了聚集的公園,順著她們給我的訊號尋去,終於順利跟大家會合。
 
我們在加州的首府聚集,有其意義。起點的諾大公園裡人群聚集,許多人戴著粉紅帽,大家舉著自己做的標牌,五花八門讓人目不暇給。同事們有人帶著全家,許多是與女兒同來,我們興奮地聊天,一起找喜歡的標語。
 




(這些粉紅色針織帽都有兩個貓耳朵,是Trump 之前對女人不敬評語的反諷)
 
因為公園的人太多,走到馬路的時間花了很久,但是上了馬路就很順了。路途中有人呼口號,我們就跟著大聲喊,氣勢澎湃。等我們到了州政府的國會大樓,所有的人將前面的道路擠得滿滿的。後來看報導,似乎有兩萬人聚集。
 







 
除了許多美國的城市有遊行,世界各地也有同樣的遊行。這篇報導有許多照片可看。
 
我坐公車去遊行地點,平常開車只要二十分鐘的車程,公車繞路接人卻花了一個半鐘頭。回來的時候,因為同事有開車,順便載我,很快就順利到家了。開了車庫門,一家三口(包括狗狗)都出來迎接我。(他們不能陪我去,可能有點抱歉,所以趕快迎接討好。)我拿出沿途照的相片給他們看,以柔還自己留下一張要跟朋友分享。那個下午我難得睡了午覺,是這個月以來睡得最好的一覺。一個月來的掙扎、負擔、焦慮,似乎在這個萬人同行的活動中,一掃而空。我跟著眾人歡呼、喊口號,雖然對領導人一點影響也沒有,但那畢竟是一種聲音,是從美國及世界各地發出的強烈訊號。經過這次的裁員,我也體會到職場上的現實。不過多想無益,還不如在自己的崗位上好好打拼。
 
我的新年到目前為止過得七零八落的,不過也自我安慰,新年從農曆年算也行。希望過年之後,重新設定起點,今年還是很有希望的。
 
以如此的期許,祝大家新---年---快----樂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